• <ins id='bo3gg'></ins>

    <acronym id='bo3gg'><em id='bo3gg'></em><td id='bo3gg'><div id='bo3g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o3gg'><big id='bo3gg'><big id='bo3gg'></big><legend id='bo3g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bo3gg'><strong id='bo3gg'></strong><small id='bo3gg'></small><button id='bo3gg'></button><li id='bo3gg'><noscript id='bo3gg'><big id='bo3gg'></big><dt id='bo3g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o3gg'><table id='bo3gg'><blockquote id='bo3gg'><tbody id='bo3g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o3gg'></u><kbd id='bo3gg'><kbd id='bo3gg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dl id='bo3gg'></dl>
      2. <span id='bo3gg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bo3gg'><div id='bo3gg'><ins id='bo3g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 id='bo3gg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bo3gg'><strong id='bo3g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fieldset id='bo3gg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不如跳舞吧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波多野结衣bt种子_波多野结衣的巨乳教师_波多野结衣的片子

              一
              十五歲的倪菊曼不是一個很好看的女孩子,皮膚黑黑的她是班裡最矮的女生,所以,永遠在第一排第一桌。那時他們班最漂亮最討老師喜歡的女生是吳楚楚,不但人長得像花兒一樣,而且學習也總是最好的,所以,倪菊曼不是吳楚楚的朋友,吳楚楚的朋友是那些同樣長得好看學習也好的女孩子們。
              那個十五歲的夏天因為何莊瀾的到來而不再寂寞。何莊瀾是從杭州轉來的學生,當何莊瀾出現時,倪菊曼感覺眼前一亮,因為班裡沒有那麼好看的男生,況且他有著南方男人的憂鬱氣質。但倪菊曼是自卑的,自卑到隻看瞭何莊瀾一眼便把目光轉向瞭窗外。窗外是初夏的陽光,陽光把剛剛抽出花枝的合歡樹照得分外妖嬈。喜歡,就那麼悄悄地開始瞭。
              那時倪菊曼隻是一個學習中等的學生。何莊瀾來瞭以後,吳楚楚也隻能排在第二位,況且他總是用那種極婉轉的南方普通話回答著老師的問題,那個時候,倪菊曼總是屏住瞭呼吸,然後靜靜地聽著,因為那麼好聽的聲音,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。
              和倪菊曼相反的是,因為個子高,何莊瀾坐最後一排。那時男女生是不說話的,但倪菊曼看出瞭吳楚楚的心思,她總是故意去倒數第二排找她的好友麗妮,倪菊曼知道,吳楚楚是想接近何莊瀾。
              他們的學校隻是一般的中學,能考上市裡一中的人隻是鳳毛麟角,如果在班裡不進前五名,簡直是沒有希望的。那時倪菊曼是想初中畢業去當兵的,但何莊瀾來瞭就不一樣瞭,有一天何莊瀾說,我是無論如何也要考上一中的,因為我媽媽就是一中畢業的。
              那句話倪菊曼是偶爾聽到的,所以,她發瞭瘋學習,每天隻睡四五個小時,誰也不理,然後把頭深深地埋在書中。身高隻有一米五的倪菊曼,常常是被別人忽略的,但在一次模擬考試中她居然考瞭第三名,當吳楚楚站在她面前蔑視地對她說,誰都有瞎貓碰上死耗子的時候,你是不是抄的啊?她抬起頭來,那個美貌如花身高一米六五的女孩子正嚼著口香糖,是的,她在吳楚楚的眼中如同一朵野外的小花,從來未曾被註意,所以,她怎麼能一夜之間就考瞭第三名?
              她沒有理吳楚楚,轉身就走瞭,沒有人知道她的秘密,學習帶來的快樂和暗戀的快樂是一樣的。
              一個月之後,她以全年級第一名的成績考上瞭一中。
              當然,同去的還有何莊瀾和吳楚楚。
              二
              更巧的是,他們居然又分到瞭一個班。報到的時候,倪菊曼註意到一個細節,何莊瀾把吳楚楚的行李搬瞭進來,而倪菊曼是自己搬進來的,雖然他們來自一個中學一個班。然後,倪菊曼看到吳楚楚遞給何莊瀾一條粉色的手帕,她忽然感覺到心痛,因為早就有同學風言風語說這兩個才子才女如何如何,看來竟然是真的瞭。
              倪菊曼依然排在第一排,膚色依然是黑,而何莊瀾和吳楚楚居然是前後桌,有時他們會相跟著進來相跟著出去,她呆呆地看著他們的背影,覺得自己就是那個可憐的美人魚,不,比她還不如,美人魚還那麼美麗,她隻是一隻醜小鴨,一隻沒有人看得上的醜小鴨。
              唯一令她驕傲的是她的學習成績,她永遠是全班第一,她想,這是她唯一吸引何莊瀾註意的地方吧,因為何莊瀾和吳楚楚早就遠遠地被她甩到瞭後面。
              高二暑假的時候,她一個人躲在屋子裡寫小說,寫自己暗戀的故事,小說裡寫道:如果年輕時你愛上一個人,請你,請你一定要告訴他。她想,自己為什麼不告訴何莊瀾呢,也許他也喜歡自己呢。知道這純粹是幻想,但愛到深處,哪管前面是刀山劍海,是鐵馬冰河,反正,倪菊曼是想闖一闖瞭。
              她把自己的小說寄給瞭何莊瀾。在等待何莊瀾回信的那幾天,她簡直快發瞭瘋,把一盒齊秦的帶子快聽爛瞭,甚至她一步也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屋子。
              五天以後,她接到何莊瀾的電話,約她去體育場見面。
              那天她幾乎把所有的衣服全折騰瞭出來,但仿佛哪件衣服也配不上今天的約會,倪菊曼是把這次見面看成約會瞭,十七歲女孩子的第一次約會,註定會終生難忘吧。
              最後,倪菊曼偷偷地穿上瞭姐姐的紅裙子,然後戴上瞭姐姐的紋胸,她已經長到一米五八瞭,再穿上姐姐的高跟鞋,怎麼說也有一米六三吧。這樣想著,臉就紅瞭,鏡子中是洗瞭又洗的臉,粉底搽瞭又洗洗瞭又搽,口紅塗瞭一點點,到底是覺得不好意思,於是擦掉瞭。
              那一路,她把車子騎得飛快,生怕讓何莊瀾等著,她想,既然何莊瀾約瞭她,肯定是有好消息的。
              當她一進體育場,她呆住瞭。體育場的看臺上坐著不是一個人,是兩個人,除瞭何莊瀾,還有吳楚楚。
              她的眼淚一下就流瞭出來,這對她來說是莫大的恥辱,因為吳楚楚那得意的微笑像針在刺她,一瞬間她轉身就瘋狂地跑起來,到最後,她把兩隻不合腳的高跟鞋全脫瞭下來,赤足跑著,眼淚在兩邊的風中飛著,她想,自己是不是還活著?
              三
              高三開學的時候倪菊曼沒有看到何莊瀾和吳楚楚,同桌小雨小聲地說,知道嗎?他們被學校開除瞭,據說吳楚楚懷孕瞭。她呆住瞭,窗外的那棵紫玉蘭剛剛發芽,但何莊瀾和吳楚楚卻再也看不到瞭。
              倪菊曼始終留著何莊瀾寄回給她的那本小說,他隻寫瞭一句話:你說,在一朵牡丹和一株小草之間,我會選擇誰?這句話倪菊曼一輩子也忘不瞭,他沒有直接說出她長得不好看她矮,但是,有這句話,就足夠瞭。
              後來聽說何莊瀾回瞭杭州,而吳楚楚轉到另一個城市去上高三。9月的時候,倪菊曼考到瞭杭州的一個大學。這個城市,是她十五歲就開始暗戀的地方,但她一次也沒有看到何莊瀾。
              西湖她是常去的,有時在斷橋邊上一坐就是半天,橋斷瞭,心也斷瞭。
              讓人想不到的是倪菊曼的變化,上瞭大學的倪菊曼仿佛脫胎換骨一般,膚色白瞭,深深的眼窩變得流行,就連厚厚的唇也被說成是舒淇一樣的性感。更不可思議的是,等到大學畢業時,她的個子居然長到瞭一米六九,對於發育較晚的她來說,沒有人理解這遲到的美麗對她有多大痛苦?
              大四那年她被評為校花,老同學再見瞭她問她是吃瞭什麼仙丹,怎麼變得如此美麗,是不是穿瞭增高鞋墊啊,倪菊曼就笑著,是啊是啊,我是一個妖精,修煉瞭千年才修成這樣一朵蓮花。說完自己就愣瞭一下,假如,假如何莊瀾看到自己現在這樣,還會選擇那朵牡丹嗎?
              但是她沒有開始戀愛,雖然沒有過初戀,但那天的痛可以讓她記一輩子瞭。她也曾試圖打聽何莊瀾的消息,到底是黃鶴一去不復返瞭,也許和她一樣,也大學畢業瞭吧?
              四
              畢業後倪菊曼來到上海一傢電子公司,三年後由於工作出色,現在的她已經是個海外投資公司駐上海的老總瞭。倪菊曼身邊不乏追求者,耿林是最出色的一個,從美國讀書回來,一直在香港工作,他們是一個偶然機會認識的,倪菊曼之所以後來接受瞭他的鮮花,和他的長相是有一定關系的。因為耿林很多地方像何莊瀾,這是倪菊曼的秘密。
              當在辦公室見到何莊瀾的剎那,倪菊曼差點把手裡的咖啡灑出來。公司要招一部分員工,來面試的人很多,她是三審,過瞭她這一關就可以來公司上班瞭。
              何莊瀾吃驚地看著她,然後低語著,不可能,不可能吧?
              倪菊曼一本正經地問著一些常識性的問題,因為旁邊有很多工作人員。面試結束後,倪菊曼把何莊瀾叫瞭進來。
              他們相互呆呆地看瞭對方好久,何莊瀾說,很小的時候看到過毛毛蟲變成蝴蝶的故事,今天終於知道是真的瞭。倪菊曼的心亂亂地跳著,近乎十年過去瞭,為什麼,再見到年少時的春閨夢裡人依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?
              她請他在金茂吃瞭飯,很顯然,他不能適應這裡的金碧輝煌。因為他後來隻上瞭一個大專,到處找工作,一直碰壁,前些天工作的廠子又倒閉瞭,於是隻好到上海來碰運氣。他嘻嘻地笑著,沒想到運氣這麼好,一下就遇到瞭舊知己。
              這句話讓她有些惡心,好像他拿捏好瞭她會留下他,因為他伸出手來忽然握住她的手,倪菊曼,你真讓我心動,想當年……我真是糊塗。
              她一下就看輕瞭他!如果他什麼也不說不解釋,如果他隻是沉默,說不定她會留下他,因為畢竟他是她心中一個永遠無法忘懷的夢。但現在他說出來,她忽然感覺到那麼無聊那麼淒涼,真是相見不如懷念。他依然英俊,隻是手指多瞭被煙熏黃的痕跡,但變得如此油腔滑調。她沒有問吳楚楚,但他主動說,那真是個粗俗的女人,沒考上大學,幾年後做瞭人傢小老婆,真真是一朵野草瞭。
              她笑瞭,想當年,他誇她是牡丹的,於是倪菊曼更加看輕他。畢竟愛過,畢竟是自己的初戀,這樣的男人,如何讓她迷戀十年呢?她真看不起自己瞭。
              她伸出手,我們去跳一支舞吧。
              他欣喜若狂,以為是倪菊曼念著舊情想如何如何,於是他緊緊地摟著懷裡曾被他傷害的女子。
              倪菊曼笑著,記得三毛最後一篇文章嗎?何莊瀾點頭,是那篇《不如跳舞吧》。倪菊曼也點頭,裡面有一句話,想送給你:如果一切已經過去瞭,那麼不如跳舞吧。
              何莊瀾的心涼下去涼下去,因為他知道一切已經結束瞭。一支曲之後他們將天各一方,倪菊曼是再也不想見他的。
              從金茂出來後,倪菊曼開車去瞭外灘,外灘的風很大,遠遠地,不知哪裡傳來的歌聲:破碎就破碎你要什麼完美,放過瞭自己,你才能高飛。
              此時,她的眼淚,一滴,兩滴……落瞭下來,像是這個夏天的水晶珠璉,晶瑩美麗。